郭青:我们的青春岁月发布时间:2012-10-19

                                                                                    来源:2012-08-09 人民网 

        那是1982年4月22日的早上,我带着好奇、自豪的心情来到这座位于官园桥东面,有着高大的围墙和铁门的院子前,走近一看,门是关着的,我轻轻推了一下门,没开,我心里一下紧张起来,第一天上班就要迟到了,难道是我记错时间了吗?哎哟,脑子一下乱了。稍微静了一下后,我又用力推了一下,嘿,门开了!我赶紧用肩膀顶住,加大力气,终于把门打开。哇——别看是一扇小门,也那么厚,从来没有看过这样厚的铁门和这样高大的围墙,要是住在这里得多安全呀!我感叹着。

       踏进铁门一下傻眼了,进入我眼帘的除了树,就是没大腿深的杂草,整个院落显得很荒凉,我想,这哪有什么建筑呀!在别人的指点下,我才看到在树木和草丛中座落着一座灰色建筑物,它显得那么庄严、气派、古朴。我就要在这里工作了,多荣幸啊,这里是我第二个家了,我要认真工作。

        我们服务公司的员工是从工、青、妇三个系统来的,共有20多人,最大的23岁,最小的16岁,都是刚踏入社会的青年,什么都不会也不懂,那时的我们年轻、单纯、热情、充满活力。很快我们就没有了界限,大家成为了朋友。当时儿童中心因为是初建,条件很艰苦,什么都没有,工作服都是各自从家里带来的旧衣服。没有锅炉自己拿小水壶烧水;没有食堂自己带饭用小蒸锅分批热饭吃。我的第一个工作是清扫室外,每天我们换上工作服,拿着铁锹去上工,就好像电影里的那些知青一样,我们边哼着“拔萝卜、拔萝卜、拔出一个大萝卜……”边拔杂草,拔不动的就用铁锹铲,还得注意不能破坏有用的花草。好几个人的手让树枝、杂草扎破、划伤,钻心的疼,可休息时大家排成排靠着墙根,席地而坐,互相开着玩笑,说着笑话,是那么的开心、快乐,疼痛已然忘记。伴着大家的欢声笑语,我们把杂草清除干净。因为已是春天,这时再看这么大的园子里,剩下的就是五颜六色的鲜花和绿树、小草,加上灰色的建筑群,那就是一个字:美!在这里墙内、外的温度相差2-3度,外面刮风,灰尘飞扬,而里面,微风吹面没有沙尘,这么好的地方做为儿童活动的场所,我们既觉得有些可惜,但也确实感受到了党对少年儿童的关爱,正像我们做家长的,都希望把最好的东西给自己的孩子一样。

        当时因为年轻,什么都好奇,都想试一试。看到别人骑三轮车,我也很想试试,觉得自己会骑自行车,这个应该也没问题,于是我就大胆骑上去,一下子让我领教了想当然和实际是不一样的,车把不听指挥,左右乱转,车也跟着来回晃,不是撞上马路牙子,就是撞到墙,吓得我哇哇大叫,奇怪,怎么别人骑得那么轻松呀?于是我向会骑三轮车的同伴请教,大家告诉我说首先要放松,越较劲,越不好控制车。然后看着前面,用力蹬,按照同伴的指点,我又练习了几次,终于学会骑了,为此我高兴了好久。我们每天就是这么简单、快乐地工作和生活着。 

        室外工作结束后,我们进入了室内,这里不知有多长时间没有打扫和清洗了,屋内脏乱,我们要把高约3米的拖地窗帘摘下来清洗,好在每个房间里有一个大澡盆,我们就放上水,把窗帘放在盆里用手洗,要知道,窗帘一着水变得非常沉,一个人根本提不起来,于是我们就蹲着用手搓洗干净后,再找人帮忙拧干。擦玻璃时没有梯子我们就把椅子叠起来当梯子站到上面,先用湿布擦再拿报纸一点一点擦干净。等到干完活儿下班时我们一身的灰尘,洗个澡,一天的辛劳又都消失了。

        那时我们和领导一起干活,一起说笑;那时我们每周只休一天,经常加班加点,没有报酬,条件还很艰苦,但大家都没有怨言;那时……总之那段日子让我难忘,也让我学会了很多东西。

(责任编辑:常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