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胡书记对我国校外教育的重视和关怀发布时间:2012-07-10沈明德  胡耀邦同志历来十分重视少年儿童工作和校外教育,远的不说,粉碎“四人帮”以后,他在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期间,虽然日理万机,但仍然不忘刚刚从被“四人帮”摧残殆尽状态下,开始恢复的少年宫等校外教育事业。记得中国儿童中心成立后第二年,即1984年12月18日至24日,杭州市少年宫等15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的37名少年儿童校外教育机构负责人,在寒冷的西湖旁笔架山宾馆,开了一次民间的校外教育研讨会。我有幸代表儿童中心参加了此会。会上讨论了校外教育如何适应改革开放新形势的5个问题。会后大家热切地联名写了一封信给胡耀邦同志,希望党和国家更加重视少年儿童校外教育,建议将校外教育纳入整个教育事业的改革规划之中,并委托我带回北京,想办法面呈胡耀邦同志。

  我回京后,找到过去在团中央工作的同事,当时是中央警卫团的负责人之一李汉平,托他代为转呈。那时党和国家领导人很重视群众的来信,因此很顺利地送到了胡耀邦办公室。他阅后非常重视,批转给团中央和当时正在起草教育体制改革文件的部门。后来终于能反映在《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之中,明确提出了“学校教育和学校外、学校后教育并举”这一具有重大指导意义的方针。据说这个《决定》在中央书记处先后讨论过多次,充分吸收了各种意见,正式公布的是第10稿。由于有了“校内校外教育并举”方针的提出,才明确了少年儿童的校外教育属于教育事业的范围;才有了1985年10月国务院工资制度改革小组和劳动人事部下发的《关于教育部门管辖的校外教育机构工作人员工资制度改革问题的通知》,规定了“属于教育事业编制成建制的少年宫、少年之家、少年科技站,其经费从教育经费项目下开支的这些单位的工作人员,可以随同中、小学教职工从1985年1月1日起进行工资改革,其中专职教师(辅导员)可以按统一规定实行教龄津贴。”这对于当时的广大校外教育工作者真是个特大喜讯,许多人说:”我们从此姓教了,不再是无人管的杂牌军了。”同时,这也提高了中国儿童中心在全国校外教育事业中的地位和影响,以后才能有公推我们中国儿童中心牵头组织20多位资深校外教育工作者分工编写、并由我最后统稿编辑出版的《校外教育学》;才有多次由儿童中心筹备和组织的全国少年儿童校外教育经验交流会、宫主任夏令营和培训班;才能有1988年11月由儿童中心承担起筹建全国校外教育研究会的重任,并于次年正式成立了中国教育学会少年儿童校外教育研究会。

  第二位要提到的胡书记,就是现在的胡锦涛同志,那时是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他亲自出席了在工人体育场运动员住宿区举行的全国校外教育工作经验交流会,时间是1983年6月21日至28日,是中国儿童中心成立一年之后负责做具体筹备工作的一次全国性校外教育工作会议,也是粉碎“四人帮”之后恢复不久的众多少年宫主任第一次重新聚会,许多人见了面后都热烈拥抱,并流下了激动的泪水。胡锦涛同志非常重视这次会议,亲自带领他的秘书和团中央少年部的同志住在会议上。他多次召开座谈会并和与会代表亲切交谈、征求意见,晚上亲自起草讲话稿到深夜。

  会议的最后一天,也就是6月28日,胡锦涛同志热情地作了报告。他说:“我们培养的预备队是要跨入21世纪的,是要为更高水平的现代化建设服务的。他们应该具有更高的觉悟,更加先进的科学知识。校外教育也要认识这个特点,比如说要加强爱国主义教育,在对外开放的新的历史条件下显得更加重要。我们的孩子在10年、20年后,他们进行的事业比我们更艰巨,要培养他们创新精神和创造能力。”他的讲话深深地打动了与会的同志,后来大家都把这次校外教育的盛会称为“北京会议”,为以后召开的“大庆会议”、“广州会议”等奠定了基础。

  20多年过去了,每当看到我国少年儿童校外教育事业蓬勃发展和千千万万有创新精神的多才多艺的幼苗茁壮成长的时候,不能不让我们深深地怀念两位胡书记的深切关怀和谆谆教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