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木须肉”的艺术发布时间:2012-07-10苏 玲  是拼盘,还是木须肉?

  是土豆,还是葡萄?

  别以为这是在点菜,或谈什么饮食之类的时尚文化。

  在这里,我想说的是中心的特点,以及中心一代又一代人员为体现中心特点而进行的思考、探索与创新。

  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来到中心,一切都感到异常新鲜。新的环境、新的工作、新的内容……就连接触到的词语都是新的。

  记得到中心的第一天,张申彦(时任中心筹备组副组长)就给我一个材料,让我好好学习。拿到手里一看,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关于建立“中国儿童发展中心”的行动计划(1982—1984年)》。看着这个文件,感到非常兴奋,原来中国儿童发展中心是得到联合国机构资金和技术援助的。但兴奋之余,文件中的一个概念困扰了我,这就是“多学科、跨学科”。文件中说:“中心要就某一个专题进行多学科、跨学科的研究和分析,解决儿童身心发育方面的问题。”

  那么,什么是多学科、跨学科?为什么要多学科、跨学科?我问自己。

  就我当时的认识水平,我没有答案。

  就在我迷茫之际,参与中心筹建的国内著名专家们,早以明确了什么是多学科跨学科、为什么要多学科跨学科的问题,他们要回答的是如何实现多学科跨学科的问题了,他们更多思考的是实现跨学科的可行路径和方法。

  在中心的初建时期,也就是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合作的第一周期,即1982-1984年,为尽快开展多学科研究,经全国妇联批准,中心筹备组在北京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卫生研究所、北京市儿童保健所和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原有物力和人力基础上,成立4个联系中心,即母婴保健中心、儿童营养中心、儿童保健中心和儿童心理中心,由这4个联系中心承担中国儿童发展中心的调研与培训等任务。

  当时,我国分门别类研究儿童不同方面问题的机构已经相当成熟,这4个联系中心是当时这些领域国内一流的研究机构,其专家是国内一流的专家。4个联系中心分别开展了不同专业的工作。

  那么,如何在以前各自研究的基础上做到多学科、跨学科呢?

  在一次4个联系中心的专家会议上,母婴保健中心的严仁英¹教授提出了她的想法。时隔这么多年,我还清晰记得当时她说的话。她说,现在4个联系中心走到了一起,有了多学科的人员。但我们现在做的项目,基本上还是4个联系中心分别各做各的,你搞你的儿童保健、儿童营养,我搞我的母婴保健,虽然看起来是多学科了,但多学科之间没有联系,还没有真正达到跨学科的要求。她非常生动地把当时的作法叫做“拼盘”。她说,建立中国儿童发展中心,要体现多学科、跨学科,就不能仅做拼盘,我们要炒一道菜,要炒一盘木须肉!

  哦,木须肉,好形象!听到严教授的话,使我茅塞顿开,对跨学科的概念也清晰了许多。在座的专家们对她的话都给与了积极的响应,林传家²教授、金大勋³教授、荆其诚³教授等都非常赞同。然后专家们就开始讨论怎么才能炒好这盘木须肉。

  经过多次的反复讨论,专家们取得了共识:4个联系中心共同设计一个项目,心理、营养、保健等不同学科人员都集中到北京顺义县的一个镇,对同一组人群进行身体保健、智力测量、孕产妇管理、膳食营养等的综合调查和干预。

  在当时人们的认识水平、环境条件限制下,提出这样创新性的想法实为不易,它体现了老专家们勇于开拓的创新精神和敢于直面挑战的不懈追求!

  记得1983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执行主任格兰特先生来华,出席中国儿童发展中心组织的第一次中外专家国际研讨会。会上,专家们向格兰特先生介绍了中心开展跨学科研究项目的想法,说到“拼盘”和“木须肉”。对这两个词,翻译人员就直译成英文。由于饮食文化和中英文表达的差异,格兰特先生对这两个概念不是十分理解。看到格兰特先生有些茫然的样子,严仁英教授就用英文做了解释:拼盘就是把不同的食材做熟后,摆放在一个盘子里,成为一道菜,盘中的食品还各是各的,保持自身的味道。木须肉就是把木耳、黄花、鸡蛋、猪肉等,按照一定的比例和制作步骤,炒在一起,做熟后,就不是原来的鸡蛋、木耳等了,这些材料的味道互相影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道菜就叫木须肉。格兰特先生听后,哈哈笑了,直说“OK!”“OK!”

  特兰特先生理解了中心专家和研究人员的用心和用意。

  后来,在项目的执行中,因项目人员分别隶属于不同的机构,在时间协调上还是遇到了一些困难。最后经过大家的努力,中心炒的木须肉,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包含了儿童保健、儿童营养、儿童心理、儿童教育等多方面的内容,可以说各种食材具全,但因调料不足,味道略微有点儿淡。但毕竟这盘“木须肉”的尝试,使中心的科研从原来分门别类研究的基础上,向跨学科的道路上迈进了一大步。

  在1985-1989年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合作的第二周期,随着中心自己多学科专业人员队伍的建立,在跨学科的道路上又开始了新的探索。

  很多老同志可能还清晰记得伍蓓秋主任的名言:我们要土豆加土豆变成葡萄。这是她用生动形象的独特语言对多学科、跨学科以及“木须肉理论”的另一种诠释。

  1985年后,伍蓓秋主任看到了中心各种项目很多,但彼此之间联系不够。如何体现多学科、跨学科的特点,伍主任说:我们要用系统工程的方法研究儿童问题。进而她提出了“土豆变葡萄”的理论。通过在顶层设计上把研究或称服务对象看作整体来对待,引导各项目围绕一个共同的目标,从各自的专业角度出发,从不同的侧面发挥作用,科学把握其中的每一个环节,从而形成中心独特的跨学科的优势,产生出针对性更强、实用效果更好的综合效益。

  在这样的思路指引下,中心科研项目从第二周期开始,首先是在数量上减少,从每年新立项项目15个左右,减少到8个以内。同时,在质量上提高,力求开展综合性强、涵盖内容广的大项目。中心开展的项目,比如:顾又芬教授和王如文教授主持的提高母乳喂养率的研究、方意英教授主持的独生子女的研究、林佳楣顾问主持的综合社区儿童身心健康发展的研究、吴凤岗教授主持的中国民俗养育对儿童早期身心发展影响的研究等等,都是需要多学科互相配合的。这些项目,既有身体健康,又有心理健康;既需要营养、保健的专业知识,又需要心理、教育的专业知识。这些项目是在中心层面上协调与开展的,由中心专家委员会或学科带头人牵头,不同处室的专业人员参与其中,并承担其中的子课题。整个项目就是由一个一个子课题构成。同时,子课题之间不是分散的,而是有机联系的。按照伍蓓秋的想法,如果说一个一个子课题是土豆,那么,由这些土豆构成的大课题就是颗粒饱满、甜酸可口、完整成串的葡萄。拎起顶端的把儿,就能拎起整串葡萄。

  这里,颇有纲举目张的意味,这也是伍蓓秋主任常常挂在口头上的“系统工程”的含义。

  1991年中心与全国妇联儿童部一起在全国开展“三优工程”,可以说这是对多学科、跨学科的另一种有益尝试。根据与妇联儿童部的分工,中心在6个科学育儿基地(上海、广东、新疆、云南、黑龙江、内蒙)所在省选择试点县,开展“优生、优育、优教”的试点工程,通过宣传、培训、科研、服务,促进当地儿童的全面发展。1992年中心组织了3个多学科的专家小组队伍,每个小组都由营养、教育、心理、儿科的多学科人员组成,分别对试点地区进行综合培训和指导。我记得当时由心理专家吴凤岗主任带领一组去新疆和黑龙江两省,儿科专家江泽菲带领一组去广东和云南,我和当时的儿保研究人员宋欣一起作为专家小组成员在营养专家邓述衍率领下,对上海和内蒙两地的试点进行了考察和指导。深入基层的所见所闻,以及那些难忘经历,使我一生受益。

  “三优工程”,历时四年,在提高当地儿童工作者水平、传播科学育儿的知识、改善家庭教育实践、提高当地儿童健康水平方面,产生了很好的综合效果。在某种意义上讲,“三优工程”是面对儿童这一个整体进行的多学科、跨学科的服务与干预,也是在炒一盘具有当地特色的“木须肉”。

  可以说,多年来,中心在探索多学科、跨学科的道路上披荆斩棘,开辟着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道路。这条路上,有泪水、有欢笑、有收获。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历史走到了21世纪的今天,学科的建设、理论的创新、研究的手段都得到了深入的发展,许多边缘学科也应运而生,多学科、跨学科已然为大家所熟知。身处这样一个大发展的时代,中心追求跨学科的信念更加坚定了,中心多学科的特点也更加突出了。

  相信中心一定能为儿童炒出更多更好、色香味俱全的“木须肉”。

  

  

  注¹严仁英 时任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

  注²林传家 时任北京儿童保健所所长

  注³金大勋 时任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卫生研究所所长

  注³荆其诚 时任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