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中心游艺部的成长发布时间:2012-07-10冯敬芳  中国儿童中心游艺部门成立于1983年6月1日,隶属于当时的“群众活动部”。“群众活动部”主要负责科技、游艺的开放工作。中心成立之初的游艺项目有:单轨车、小电瓶车、幼儿活动室、电子游艺机室和模拟飞机等等。我是1983年9月12日到群众活动部工作的,正赶上海军赠送给中心两艘军舰供孩子和游客参观,还特派了3名海军军官将军舰从军港护送到中心,并协助安置妥当。群众活动部负责安排这项任务,我所在的班组负责配合海军同志工作。在安置军舰的那段时间,3名海军军官就住在中心,在技术上给予指导。3名海军同志来自不同的地方,有河北的老张、山东的小周和浙江的老刘。因为各地方言代表的意思各不相同,还闹了一个笑话呢。一天,山东的海军小周到我们组来,推门就问我们:“你们有对象吗?”问得我们4个女同志当时一愣。还是班长贾燕比我们年长一些,忙解释道:“她们年龄还小,哪有对象!”小周同志紧接着又说了一句:“女同志,哪个没有对象呢?”说得我们更加摸不着头脑。这时河北老张也跟进来,一看我们这表情,忙解释说:“他是想管你们借‘镜子’用一用,他老家管‘镜子’叫‘对象’。”听见他的解释,我们几个女同志轰地一声笑起来……

  1984年春,我被调到单轨车组当了一名售票员。单轨车是最受小朋友欢迎的游艺项目。票价壹角,非常便宜,沿着入口向车排队,队伍最长的时候能排到东南角的园林墙外面。每当这时,我就采取流动售票的方法:挎着一个书包,手里拿着票夹子,沿站排队等候的长龙一路售票……售票之余,还要帮助组里的同志“拉车”、“收车”。“拉车”就是人当“刹车”,让进站的单轨车停下来。因为运行安全的缘故,单轨车没有刹车装置。“拉车”不仅需要使劲,还要会使巧劲。我刚开始拉车,不太会使劲,半天下来,胳膊就酸疼酸疼的。不过时间长了,也就练出来了。“收车”就是一天工作结束后,把在主轨道上的单轨车用一段活动轨道运到备用轨道上存放(有点像火车扳道岔)。每段活动轨道有上百斤重,虽然有轮子可滑行移动,但也是需要力量的。一般女同志劲小拉不动,都是男同志来收车。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收车、放车我都能做得很好,自己觉得特自豪,巾帼不让须眉嘛!虽然当时工作条件比较艰苦,工作量也比较繁重,但是在我的记忆里并没有多少劳累的印记,更多的是一种愉快的回忆。

  从1984年开始,中心陆陆续续增添了小火车、儿童电瓶车场、投币机、旱冰场、碰碰车、蹦床、猴拉车、猴抬轿、有奖游艺厅、小小翻斗车、组合滑梯、钓鱼、大青虫、激光打靶等十几项游艺项目。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初,全园总共有近20多项的游艺供孩子们游戏,园子里充满孩子的欢声笑语。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中期,可以说是中心游艺的鼎盛时期,因工作需要,我于1988年4月调票务工作。这一干就是16年,当时票务工作主要负责门票的销售和集体票、赠票的分发以及票的时间场次一一打印(手工盖章)。

  那个时期活动比较多,隔一段时间就加晚场(基本上是单位包场),时间是晚6︰30至晚9︰00,活动内容包括游艺项目、科技参观、影展厅里的舞会等等。每场发票3000张,除了日常门票销售,还要利用中午休息时间,把包场票盖好章(时间、场次)。当时的票务办公室在现在治安办公室的外屋北侧套间里。每当我和刘杰给票盖章的时候,自然随着盖章的动作就会发出有节奏的“咚咚”声。闹得派出所的童所长跟我们提了好几次意见。经常开玩笑对我们说:“好不容易中午歇一会儿,你们俩又剁‘饺子馅’。”每到“六一”和春节,还会有很多的有奖游艺,除了现有的现代模式的有奖游艺机外,还有传统的游戏,如套圈、摸鼻子、打靶等等。参加游戏的孩子每个人都能领到一份奖品。那份高兴与开心全都写在孩子们的脸上。记得1990年“六一”做活动,提前两天,我和刘杰就把“六一”那天的售票准备工作做好了。“六一”当天早上8︰00就开始卖票,贰角一张,儿童免费。我俩忙得抬不起头来,一天下来壹角、贰角的零钱就扎了几十捆。一直到下午4︰00买票的队伍还在排着,后来遇到好几位熟人都说:看你们实在太忙,没有打扰你们,我们买票进来的。听了这话,我们也只能是报以歉意的一笑。可以想象当时园里火热的景象和园内工作人员的压力与辛苦。后来在交流总结会上,大家都说累得午饭都不想吃,也顾不上吃。

  上个世纪90年代末期,随着周边居民大规模的搬迁,来园人数骤然减少了许多。2001年到2002年两年间,中心进行园容改造,许多游艺设施因改造的原因而报废或停开,原来东南甬道上的游艺项目仅剩小火车一个项目,全园的游艺项目大大小小加在一起不足10项。特别是室内项目无一保留,实在令人惋惜。

  园容改造后,择地重建了儿童车场和碰碰车场,重新配置了新的电瓶车和碰碰车。在幼儿活动室原址上建了适合低龄儿童游戏的“小博士乐园”。为了节省开支,布置游艺区的工作都是靠我们游艺部的全体同志(包括临时工师傅们)自己动手,该搬的搬,该抬的抬。游艺区的围栏,都是李东师傅利用废旧围栏自己焊起来的。为了使围栏美观,我们又兼任起油漆工。自己买油漆和刷子,用了3天时间把围栏及电瓶车场油刷一新。那是五月底,在太阳底下,蹲着刷油漆一会儿汗就下来了,加上油漆味道一熏,体质弱一点儿的师傅就出现了中暑现象,我们赶紧给她吃了几粒仁丹,休息一会才稍感好一些。但是,大家没有一句怨言,仍然坚持把围栏刷完。后来,这种工作模式形成了传统,每年“六一”前,我们都自己动手刷漆美化游艺区。凡是游艺部的同志自己能办的事,尽量自己去做,努力节省开支。2010年体育馆装修,维修工具需搬走,为了省去请搬家公司的费用,使大大小小的维修工具和配件不丢失(光各种大小螺丝钉就有二十几盒),在保证开放的同时,我们采用手搬、肩扛、用车推等办法,一点一点把“维修”用具搬到现在的办公室里。

  2004年夏天,因工作需要,我被调到了DNA游艺组负责工作。更多地接触到游艺的管理工作,2010年部门整合后,领导信任、同志们支持,使我担当起游艺组的管理工作,除日常工作外,安全检查、设备检查、维修及人员管理等工作都要面面俱到。在日常的游艺管理中,工作条件艰苦,夏天热,冬天冷,这些我都习以为常。最使我感到头痛的,是这些年在处理与游客的纠纷上(主要是因游玩过程中的意外受伤而产生的)特别“伤神”。处理这类事情不光要有耐心,还要掌握好尺度,既要解决问题,达到家长满意,还要最大限度维护中心的利益。为了解决问题,与家长沟通用自己的手机打电话不计其数;为了解决问题,陪家长、孩子一下午跑了3家医院,一直到晚上9︰00;为了解决问题,跑社区,亲自到居民家里慰问;为了解决问题自己出钱打车送家长和孩子回家……

  游乐设施是人机结合的文化娱乐设施。我园始终将游乐安全置于重要地位。1987年,我们国家发布了《游艺机和游乐设施安全标准》,中心的游乐设施按国家规定每年检测一次,操作人员持《特种设备作业人员证》上岗操作,每2年复审一次。从申请检测到向主管领导报告,往返检测中心好几次。我也自己乘公交往返,不用单位派车。

  虽然中心游艺项目谈不上什么大规模,但它是中心的一部分,是中心活动的一部分。它经历了从小到大,从粗到精的发展过程。我到中心已经29年了,干游艺工作也已29年了,对游艺工作有着特殊的热情。29年里,有汗水、有收获、有乐趣,也有缺憾,各种滋味满满。为了来园的孩子及家长玩得开心、玩得尽兴,作为一名近30年园龄的游艺工作者,我会继续努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愿儿童中心的未来更美好!愿中心的游艺项目越办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