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滨建营地发布时间:2012-07-10孙志英  1987年夏初,我接到中心在海滨建设儿童夏令营营地的任务,我和小费、刘师傅、宝玉(司机)一行4人开着一辆“燕京”面包车,奔向目的地。我们早晨8时出发,行驶在颠簸不平的公路上,于傍晚到达海岸边。

  昌黎县是河北省东北部比较贫困的县,改革开放以后,经济发展缓慢。总书记胡耀邦来这里视察,研究如何加速经济的发展,提出昌黎县东部有很长的海岸线,北部有北戴河旅游区,根据这里的自然条件,可否充分利用海滨条件,开发旅游区。当时耀邦同志将海岸命名为“黄金海岸”,并提笔书写。

  昌黎县的领导根据耀邦的指示,决定开发黄金海岸,以出售土地的形式,吸引北京市、中央、部队等单位到这里投资建设,县政府用土地收入建设水、电、交通等基础设施。

  中心领导是较早得到这一信息的,为了开拓儿童中心的工作的领域,决定在此地投资建设中国儿童中心夏令营营地。

  我们到达黄金海岸后,就暂时落脚文物招待所。所谓的招待所,只是有两间平房,是做饭吃饭的地方,后院有3排老旧的木板房,我们一行4人就住在木板房里。初来乍到,我们晚饭后,带着好奇的心情,去海边散步。未经开发的海滨是一片荒凉的景象,岸边只有几处破旧的房子,居住着一些闲散的人,海边停着一艘小型机船,渔民们正准备出海捕鱼,要到次日天亮才能回来。海面只有海浪的声音,这时虽然是5月初夏天气,但这里在海风的冲击下,天气还是很冷的。我们睡在四面露风的木板房里,盖上两层棉被,仍不觉得暖和,大家躺在床上感叹,一天300公里的路程,我们却好像来到了一个新的陌生的世界,我们在海风海浪的陪伴下,度过了第一个夜晚。

  次日天亮,我们4人即前往工地现场。原来海岸是一望无际的沙滩。据县里同志介绍,现在的海岸,在七八百年前的明朝,还属渤海的范围,由于海水的退缩,这一片形成了陆地,但地面深处都是黄沙,黄金海岸就是在这一片沙滩上建设。(照1)

  我们的营地工程,是要建造一座营地,20多间客房的两层楼房、厨房和饭厅以及职工居住的房屋,院内铺设水泥方砖、升旗的旗杆、大门等工程,我们的任务就是在暑假前完成建设工程,以迎接今年来这里的少年儿童。

  工作全面展开以后,在中心领导的大力支持和当地政府的帮助下,我们大家信心足、干劲大,表示一定要圆满地完成这项光荣的任务,为中心做出贡献。

  我们在实际工作中,遇到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这些都是在我们北京市里不曾遇到的问题。

  出现的第一个困难,就是“蚊子成团”的袭击。海边的气候刚刚转暖,海岸的蚊子就提前来到,使我们始料不及。原来我们认为,蚊子叮咬 一下,没多大关系,但实际只几天的工夫,我们每个人的身上都被叮咬得遍体鳞伤,疼痛难忍,身上的包用手抓挠之后,都变成褐色的血痂,每个人身上都有几十个痂,犹如小孩出水痘一样,非常难看。有时中心来这里办事的人也和我们一样被蚊子咬得非常狼狈,大家非常紧张,怕被蚊子叮咬得传染病,于是大家努力地研究对付蚊子叮咬的办法。就是只要太阳一落山,无论在屋里还是院内,必须不停地走动,不能停留,只要你在院内停留几分钟,便会被叮咬几个大包。晚上劳累一天的我们因蚊子的骚扰而不能入睡,虽然装了蚊帐,但蚊子仍然能钻进蚊帐,所以只几天,蚊帐上的血点就有好几处,非常难看。夜间不能睡好觉,大家叫苦不迭。于是大家索性爬起来研究,为什么蚊子能钻进来,这一夜,我们豁出一夜不睡觉,观察蚊子为什么能钻进蚊帐。原来每到夜间,饥饿的蚊子成群地在蚊帐四周,用翅膀不断地在蚊帐外冲击,一小时、二小时,蚊子能坚持冲击几个小时,最后在蚊帐开口处的缝隙中钻进蚊帐,可以饱餐一顿。于是我们买了许多小夹子,在我们钻进蚊帐以后,开口处用小夹子密密麻麻地夹住,不留一点儿空隙。结果效果很明显,蚊子无机可乘钻不进来,我们就可以安稳地睡觉了。但是睡觉时身体不能挨着蚊帐,饥饿的蚊子,还可以在蚊帐之外,对人身体进行攻击。

  海岸的蚊子很厉害,一团团的蚊子,每晚都向人们示威。所以大家称之为“蚊子成团”。由于大家及时想办法,打一场防蚊战,身上的结痂逐渐减少,大家的紧张情绪也逐渐消除了。

  我们遇到的第二个困难是“饮水发黏”。进入工地以后,我们在院内挖一眼井,供我们生活和施工用水。开始没有注意水的质量,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位同志接了一盆水,第二天发现了可怕的现象:经过沉淀的水,上半部是清水,下半部堆积着黄色的泥沙,用手摸去还黏糊糊的。大家的心情有些不安,说我们一夏天喝这么黏的水要得病的。于是我们向当地人请教,人家告诉我们这口井可能打得过浅,如果打深点儿,可能会好些,不过再怎么说这也是井水,不能和城里的自来水相比。大家又研究,决定每天把从井里抽出来的水放在容器里,经过长时间的沉淀,只取其最上面的清水,并经过严格的煮沸,再食用,以暂时保障大家的饮水卫生。由于我们及时采取措施,使大家的不安心情绪得到了缓解。

  第三个困难是“行路困难”。入夏以来,来海岸买地投资建设的单位猛增,从县城到海岸20多里的道路上,原来只是土路,不能满足各单位运输的需要,于是县政府决定封闭道路,建造等级公路。这下,封闭道路和我们计划在3个月时间完成营地建设就产生了尖锐的矛盾,如果等修完道路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我们就不能按期完成任务。大家商量,决心克服困难,寻找各种途径,找小道行车完成任务。

  有一次,我和司机宝玉早晨5点出发,在车上带上两把铁锨,边开路边行车,出了县城,去秦皇岛办理工程报批手续,下午顺便采购一些用品,回到县城已经晚上5点多钟了,在车站堵车一个多小时,通车后我们找路疾驶回家,这时在前面出现一片开阔平地,我们准备从这里驶过,可是当汽车走了几里路以后突然车子被陷,任凭怎样发动,车子还是越陷越深。我们下车查看,原来这里是一片沼泽地,一片泥水,汽车被深深地陷在里面。这时天已黑下来,我们急忙把车上能用的东西垫在车轮下,还是无济于事,情急之中我们两人商量,只有找人求援,如若不能,今夜我们只好睡在车上了。我们把车锁好,宝玉恢谐地说:“今天早晨我们没有跑步,现在补上吧!”于是我们在稻田田埂上跑步前进,大约半小时,我们看见前面有一片微弱的灯光,走近一看,果然是一个村庄,我们感到有了希望,找到了刚插秧回来的队长,说明来意,请求支援,队长很热情,当即派出一辆拖拉机。司机驾驶拖拉机,打开了大灯,我们站在拖拉机后面的拖斗里,给司机指路。拖拉机高速行驶,这时我们感到异常寒冷,原来我们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冷风吹来,倍感寒冷。但这时只能坚持,增加信心。不多时在眼前出现了我们的车,远远望去,车子在沼泽地上悬着。到了目的地,拖拉机只几下,便把汽车拖出,我们请司机先把车拖出沼泽地,还让他帮我们拖过必须经过的一条浅河,过了浅河以后,我们谢了司机,汽车又在海边行驶,到家已经晚上10点多了,小费、刘师傅正站在大门口焦急地等我们,他们不知我们在外面出了什么事,这么晚还不回来。

  在道路封闭时期,我们就是这样,使用各种办法,从小道行车、边修路边行车,历尽艰险,跑遍了县政府、妇联、旅游局、税务局、公安局、银行等单位,完成了各方面的报批手续,使工程得以顺利进行。在这段时间,我们克服了“行路困难”,感到轻松了许多。

  在办理完各项手续后,工程即开始,我们也搬到了施工现场,组织施工。(照2)

  我们到了工地后,和施工单位钱庄子建筑公司协议,规定施工方首先要保证工程质量,我们必须认真监督,因为该公司是私人开设,工人都是临近的农民,只有少量的技术人员,特别是砖瓦、楼板关键部件,我们都要进行严格检验,如楼板的制作、我们到工厂检查质量,楼板运到工地后,我们做超设计20%的抗压检测,合格后方可使用;其次要保证工程进度,基础和装修各半个月,一层楼一个月,保证3个月竣工,这样我们每天早晨配合钱经理调度好人员,确定进度,如有拖延即要马上增加人力。

  工程进展很顺利。3个月时间,工程即竣工,接着又完成地面工程,旗杆设置、大门口设施等,在沙滩上建设的营地出现了一个崭新的面貌。也是海滨建成较早的营地。

  8月中旬,中国儿童中心在营地的饭厅举行了开营式,邀请县里各方面领导参加,中心领导带领儿童艺术团在开营式上演出助兴。(照3)

  随后各地少年儿童来营地度夏。中央领导同志杨尚昆、吕正操等在此接见各地、各部门的少年儿童代表,为黄金海岸增加了色彩,中国儿童中心夏令营营地也在海岸小有名气。

  以后,经过10多年的建设,数百个单位来这里投资建设,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县政府修好由县城通往海滨的道路,并在海边修建了一条宽敞漂亮的海滨大道,修建了上下水道设施等。每到暑期许多人来此休养度假,黄金海岸已成为一个新兴的旅游城市,它成了北戴河、南戴河渤海湾的连片旅游点,这充分反映出改革开放以后,呈现出的繁荣景象。

  我们的营地10多年来完成了二期、三期工程,规模不断扩大,它不仅接待了少年儿童,职工也可以来这里度假,还可以接待来黄金海岸度假的游人。

  祖国的建设迅速发展,人民的文化生活日益提高,现在从北京坐上大巴,在宽阔的高速公路上行驶4个小时即可到达黄金海岸。看到我们营地的发展,再回忆起昔日艰苦创业的情景,我们感到无限欣慰,庆幸我们4人和大家一起为儿童中心做了一件实事,我们由衷地感谢在工程进行中,中心领导、各部门,还有司机师傅,给予我们各方面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