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校外教育》杂志的童年乐章发布时间:2012-07-10柯永安  1982年中国儿童少年活动中心为了促进中国校外教育的理论研究、工作探讨、交流经验、传播信息,编辑出版了一份内部刊物——《校外教育通讯》(简称《通讯》)。由于形势的发展变化,一年后《通讯》面向少年儿童改版为《学与玩》,并公开发行。广大校外教育工作者、少年宫、家、站、儿童少年活动中心的领导、培训教师、中小学校教师及社会上科技、文化、艺术、体育等为少年儿童服务的教育工作者对《通讯》情有独钟,他们纷纷向我们儿童中心提出建议,希望在公开发行《学与玩》的同时,也将《通讯》复刊,以扩大校外教育理论研究、探讨的空间,开辟一个广泛交流、互通信息的平台。经过儿童中心领导认真审议,为满足大家的要求,为校外教育事业的发展增添新的活力,决定《通讯》复刊。

  复刊的任务交给了研究部,研究部领导经过认真的研究确定了《通讯》的宗旨和任务:《通讯》为教育刊物,为我国日益发展的少年宫、儿童活动中心、儿童乐园以及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提供教育思想、教育活动等方面的理论研究、工作探讨、经验交流、信息和资料,为推进我国的教育改进和发展少年儿童校外教育事业服务。当时的研究部只有处长、副处长和我三个人,领导主要负责确定编辑思路,设计并把控工作程序,撰写理论研究、评论等重要文章,把关终审,同时也做采编工作。领导是有着丰富经验的老校外教育工作者,这使我收益匪浅。在实际工作中我学会并进行了大量的调查研究、采访、征稿、组稿、编辑、设计版式、排版,学习有关的印刷知识,联系印刷、宣传征订、邮寄发行等全套工作,虽然苦累,但乐在其中。记得杂志出版后有一次我顶风冒雪吃力地蹬着三轮车到邮局去邮寄。也许是因为没按着人家的“潜规则”办事,邮局一位负责人死活不收邮件,我耐着性子好说歹说,甚至低三下四地恳求他收下邮件还是未果,我只得又拉了回来,第二天再去邮寄。当时心里那委屈难受劲儿真是一言难尽。但为了把杂志、宣传资料等尽早地寄出去,尽快地送到全国各地的同仁朋友手中,我还是向有经验的同志学习,想尽办法与邮局大宗组的职工们搞好关系、交朋友,为今后的顺利工作进一步打好基础。辛勤的耕耘赢得领导和同仁们的支持与信任。经过大家的共同拼搏努力,第一期《通讯》终于在1985年10月5日出版复刊了。由于人力和经费等条件的限制,1985年《通讯》只出季刊。但从1986年经过我们的努力杂志改为双月刊。

  《通讯》复刊激起了广大校外教育工作者的热情,他们积极接受采访,精心撰文,踊跃投稿,大量提供资料和信息与我们互通有无。通过杂志与儿童活动中心、与我们研究部加强了联系,增进了友谊。各地的校外教育单位一呼百应,主动热情地参加儿童活动中心和研究部组织的各种研讨会、征文、教师培训、少年儿童教育、各类展览等活动。大家把儿童活动中心称作是“娘家”、“娘家人”,真心希望儿童活动中心”能成为校外教育的中心和活动基地。尤其是研究部联系、组织了全国各地长期从事少年儿童校外教育工作并深有研究和卓见的老同志,研究探讨校外教育的管理、校外教育的性质、地位、任务和作用,以及教育教学活动内容、教材和灵活多样的教学方法等多方面的课题。杂志积极配合这次活动,及时编辑刊出了大家研究探讨的论文、优秀文章、先进的理念和实施的方法,以此广泛地宣传少年儿童校外教育,使人们更加深入地了解少年儿童校外教育,从而向有关部门、领导以及全社会呼吁支持和参与少年儿童校外教育,促进少年儿童校外教育事业的发展。中共中央明确地提出了“学校教育和学校外、学校后教育并举”的方针充分肯定了校外教育在整个少年儿童教育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对我们也是极大的鼓舞和振奋。

  时代在前进,研究部的人员、编辑队伍也在不断地发展壮大。为了更好地服务于广大校外教育工作者,扩大范围,增强特色,我们从1989年第1期将《通讯》更名为《校外教育》,由原中顾委委员、中国儿童少年活动中心筹委会主任荣高棠同志为本刊题写了刊名。

  20世纪80年代全国校外教育界有过一件大事——1986年10月15日至19日由国家教委、团中央、全国妇联联合在黑龙江省大庆市召开了“全国少年儿童校外教育工作会议”。这次会议是为了更好地贯彻《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和《中共中央关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指导方针的决议》精神,交流新时期少年儿童校外教育工作的经验,进一步推进我国少年儿童校外教育事业的发展。国家教委、团中央、全国妇联、黑龙江省和大庆市的领导同志以及中宣部、文化部、中国科协的有关领导出席了会议,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的教委、团委、妇联,负责校外教育工作的同志和60余个少年宫、青少年宫、儿童活动中心的负责人近200人参加了会议。这是建国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全国性的少年儿童校外教育工作会议,它标志了我国少年儿童校外教育事业正在走向一个繁荣发展的新阶段。在会议前后和进行期间,《通讯》都充分发挥了广泛宣传报道、协调和服务的积极作用。为了便于各地更好地传达学习和贯彻全国少年儿童校外教育工作会议精神,我们特将这次会议领导讲话的文件、大会经验介绍和柳斌同志(时任国家教育委员会副主任)的总结讲话以及《国家教育委员会、共青团中央关于加强少年宫工作的意见》、《少年宫(家)工作条例(草案)》汇编成册,及时发送到全国校外教育工作者手中,以利于大家深入学习、研讨和实施。

  数年来我们对全国性校外教育会议和活动(如“心中有祖国 心中有他人”主题教育活动)、全国少年儿童校外教育德育研讨会及优秀论文选、成立全国少年儿童校外教育研究会和研究会章程、全国第一次少年儿童校外教育理论研究会、由中国儿童中心红领巾理事会倡议开展的“红领巾传递活动”、优秀论文评选选登活动,以及各省、市、自治区组织召开的校外教育重要会议和各项群众活动进行全方位的随访宣传报道和刊发。为提高少年儿童校外教育的地位和作用,引领校外教育工作者对校外教育改革、校外教育的科学管理、校外教育的活动规律、培训教学工作、全面提高校外教育工作者的素质等进行理论研究、工作探讨、经验交流,校外教育德育工作的研究、发展和实施,树立校外教育对少年儿童进行素质教育的先进理念,促进校外教育的全面发展,开创少年儿童校外教育的新局面发挥了自己应有的作用。

  1991年几位朝气蓬勃的大学本科毕业生来到了研究部,她们满怀热情地学习,下基层采访、调查研究,很快就融入到校外教育的大海中,充分发挥聪明才智,不断创新,使杂志充满了青春活力,内容更加丰富多彩,深受广大读者的欢迎和喜爱。

  随着时代的进步,《校外教育》杂志也要与时俱进。我们虽然在1988年就取得了北京市新闻出版局批准的准印证号——88093,但杂志仍是内部刊物。广大少年儿童的渴望,群众的呼声促使我们下定决心正式向国家新闻出版署申请公开发行期刊号。为此我们投入了较大的精力抓了争取公开发行的工作。先在中心营地举办了“第三届全国校外教育研修班”,又组建了一支58人的通讯员队伍,并对他们进行了培训,同时召开了三次论证会,广泛征求各地同仁对杂志公开发行后的办刊宗旨、目的、栏目、稿件、印刷等方面的意见。编辑部也多次召开了研讨会,确定了办刊宗旨为成才教育,即为社会、为家庭、为二十一世纪培养合格人才,使他们成为新时期祖国的建设者和接班人。因为这符合校外教育单位的培养目标;适应全社会的需要;在当时社会上尚未有一本专门研究成才教育的杂志。在杂志如林竞争激烈的环境中,本刊只有具有自己的特色,有异于其他刊物才能立足和发展。

  杂志的读者对象最初定为校外教育工作者、中小学教师、教育研究工作者和广大的学生家长。从1994年开始,我们根据全国的发展形势和读者的需求,把办刊的焦点对准当代少年儿童。

  经过反复研究和论证,我们认为刊物的名称定为《中国校外教育》更好,既符合办刊宗旨又具备一定的权威性。

  读者对象改变了,栏目的设置及文章的内容也要做相应的调整,使其既有重点(校外教育)又要照顾全面(学校、社会、家庭);既有理论色彩又有经验、总结和交流;既有指导性又有实践性和可读性。

  做好了准备工作,我们向中心领导提交了公开发行的申请报告。中心领导非常支持,一致同意并及时上报全国妇联。经过严格审核,妇联批准同意向新闻出版署正式提出申请。经过我们不懈地努力,终于在众多刊物同期申请公开发行的期刊号且名额有限的竞争中获得了新闻出版署的批准,国际标准刊号:ISSN1004-8502、国内统一刊号:CN11-3137-G4,准予公开发行,刊名正式定为《中国校外教育》,双月刊。1992年第6期做试刊,广泛征求意见,大力宣传。1993年开始以崭新的面貌正式向国内外公开发行。1994年为了满足广大读者要求《中国校外教育》改双月刊为月刊。

  《校外教育通讯》——《校外教育》——《中国校外教育》。

  季刊——双月刊——月刊。

  这,就是《中国校外教育》杂志的童年历程,华彩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