茁壮成长30年中有我们的风采发布时间:2012-07-10张同舟  30年前的8月5日,中国儿童少年活动中心正式成立了,这是党和国家送给全国儿童的礼物。其性质是公益性单位,校外教育机构。儿童校外教育对我来说完全是个陌生的课题。如果说打仗什么的,对抗登陆、滩头作战、近战夜战,因我在部队服役时任过训练处长,所以我还能说出一二,如今是校外教育,我真的一无所知。怎么办?只有两个字“学与钻”。沈明德同志主编的《万花筒》成为我的老师,勾德元同志参与编写的《校外教育学》成为我学习的阶梯。还有,我利用晚上的时间去西单游乐场、北京展览馆广场等夜间游乐场参观学习,学来了深受儿童欢迎的许许多多游乐项目,如小火车、儿童电动摩托车、猴拉车、猴抬轿、模拟行走老虎、熊猫、蹦床、管道式滑梯等诸多的项目。鉴于当时中心经费十分困难,不可能购置这些设备,但为满足儿童的需求,又急需引进这些项目,我们采用了类似招商引资的办法,不花中心的一分钱,对方出设备,我方只出场地和经营管理,双方分成的办法,达到既满足我们的需求,又满足对方能赚到钱的双赢办法。当时我称呼这个办法为“借鸡下蛋”,并建议中心成立“借鸡下蛋处”。中心领导说:“成立这个处,你就去当处长吧。”我考虑到,我有教工程机械的底子,不愿离开管理游乐设备(近似工程机械)的业务。所以没有接受这个安排,这个“借鸡下蛋处”也就没有成立起来。

  纪念中心成立30年之际,回忆过去的30年,真是心潮澎湃思绪万千。虽没有创造出惊天动地的伟业,但有一颗金子般的心,默默无闻,有滴水穿石的毅力,辛勤浇灌着祖国的花朵。30年的艰苦奋斗,30年的同甘共苦,30年的摸索前进,30年的茁壮成长。随着时间的推移,风走了,雨走了,隧道时光也消失了。但是,在党中央直接关怀和全国妇联的领导下,中心由初生幼儿到现在成长为青壮年。一个硬件完善,软件齐全,队伍精良,设备先进,制度完整,服务热情的儿童中心屹立在首都北京。30年过去了,许多事情仍然历历在目、记忆犹新。那是因为我们当时出过力、流过汗。这记忆是用辛勤劳动换来的,很难忘记。在庆祝中心成立30周年的日子里,选录一些记忆深刻的往事,供同志们了解中心的过去,增加创造未来的信心或许是有益的。

  营造儿童乐园氛围的点点滴滴

  玩是儿童的天性,中心要成为能玩的乐园,吸引儿童愿意来这个园地尽情地玩,在玩中长智慧,在玩中遵守其规律和法则,在玩中拓展儿童的创造力和勇敢精神,在玩中养成厚德载物的美德。当时,人们一进中心大门,便能看到一组戴红领巾的儿童群雕奔向前方。同时能听到有线广播中的儿歌或故事爷爷孙敬修讲惟妙惟肖的儿童故事。进到影剧厅能看上《小兵张嘎》、《红领巾》、《烈火中永生》等电影。在进门之后,在南甬路南侧我筹划设计了大型交通壁画。壁画高1.8米,长约20余米;壁画显示出交警正在指挥过往的行人、车辆,有各种车道标线,有行人的斑马线,有信号灯,还有醒目的儿歌。这醒目的儿歌是当时中心勾德元主任在听取我的建议初稿后,征求司机班的意见才定稿的。歌词是:“红灯停,绿灯行,个个争当红小兵。”年轻的妈妈们,拉着自己的孩子趴在车场栏杆上,细声细语地按壁画的人物给孩子讲警察叔叔正在干什么,儿童怎样整队通过斑马线……

  这幅大型壁画创作的过程,是在修筑好电瓶车场后,我觉着南墙灰土土的,为美化环境,应做个环境布置。我正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碰上西城培智(弱智)学校美术老师杨达同志,我征求他的意见(以前他带培智学校学生来中心参加活动时,我们相识的),他顺口说:场地是电瓶车场,在大墙上画幅交通壁画多好呀!对他这个建议我们一拍即合。因为在中心设置电瓶车游戏时,原来是和西城交通大队张政委商议,为向儿童少年宣传交通规则,从小培养其遵守交通规则的习惯。那时还专门制作了儿童交警服装,遇有重大活动时,让儿童穿上,在电瓶车场内指挥儿童驾驶的电瓶车。我们不谋而合,一致同意在南墙上画一幅交通壁画。但是由谁来画、经费从哪里来,就成了问题。经过反复磋商,请示中心勾主任批准,不请画家来画,由杨达老师的早年学生来创作,只要染料费大约6000元,其他费用一律不要,算为一次实习。这期间我曾在社会上做过调查。那时人民医院西直门新院刚建成,大厅画一医生就诊的壁画,花了两万多元。我们画这样大的壁画用6000元太便宜了。时年5月上旬开画,赶在“六一”前完成。说干就干,等我们请西城房管局将墙面打底抹好后,次日早6点多钟(5月份天亮得早),就有一位画家在那里绘画。这位画家叫胡啸,正在办理出国手续(准备去俄罗斯)。他在墙上勾画出方案让我们仔细观看后,他再正式挥毫作画。只有壁画的左上角空出一方天地,他说这地方配上文字。请我提出写什么?我觉得在这么重要的地方写的文字一定影响很大,不便私自决定,于是,便请示中心勾德元主任写些什么好?在我们商榷后,勾主任又亲自征求司机班的意见,确定同意写“红灯停,绿灯行,个个争当红小兵”的文字。这就是南墙壁画的制作过程。

  因为交通车场壁画的落笔,受到中心职工和入园的儿童、家长的好评。这时胡啸同志的出国手续尚未办妥,但想借这个机会在中心花园南墙外侧投币机后方画一组壁画。经与胡啸同志谈判后,胡同意接受这个委托。仍然是只要染料费,给点儿饭钱,不要工钱。买染料的发票找我报销就可以了。但不在墙上直接画,而是画在展板上。展板由中心制作,送到胡家由胡啸绘画,一共8块,展板绘一组浓缩西游记故事的画,每幅高1.5米,宽1.2米。展板制作好,由陈广民、钱砚钊和我用三轮车运送到胡啸住处。胡啸浓缩的底稿待我们看后开始绘制。画好后我们又用三轮车拉回中心,用射钉枪将展板固定在墙上。家长们带着自己的孩子,边玩投币机,边向孩子讲解“唐僧怎样千辛万苦经过火焰山去西域取经;孙悟空如何痛打坏蛋白骨精”……对孩子进行真善美的教育。总之,那时的中心,只要儿童一入园,眼能看到自己喜欢的壁画,耳能听到动人的故事,自己能亲自痛快玩各种游艺。就这样中华五千年璀璨文化不知不觉地流传在祖国花朵的脑海里。后来在南马路上形成游艺一条街的景观,现在回想起来,这叫校外教育“环境育人”,颇受儿童、家长和各界游客的欢迎,达到年进园百万人次,日均四五千人次,收入也近百万元的火爆场面。以上是我们为营造儿童乐园做的一些典型事例,在此介绍给各位。

  为了一切孩子的几个例子

  过去30年,中心不光为正常发育儿童提供校外教育,而且对各种不幸遭遇的儿童进行关照,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和教育。

  一、前往大兴黄村一小、二小传授儿童美术教学经验

  在1987年寒假期间,由当时幼儿活动室副科长侯娟同志牵头,由我领队前往大兴黄村一小、二小传授美术教学经验。当我们一行冒着寒风踏着积雪到达黄村二小时,受到当时大兴教育局同志的热烈欢迎,稍事寒暄之后,便由中心美术教师龙念南同志开始对前来听课的教师、家长讲述美术教学的经验。讲解了绘画教学要发挥创造精神,不要给学生划框框。让学生主动去想,主动去画。参加听课的老师、家长和学生深受启发。要求龙老师再多讲点,能经常来讲更好……我和龙老师在小平房里住了一夜,第二天又给几十个小学生讲绘画要点,受到学生的热烈欢迎。

  二、慰问探访天津SOS村

  SOS是国际上通用的呼救信号。天津SOS村是中国政府收养各地(主要是北方各省市)孤儿的单位。这里大约有近百名孤儿。SOS村的张村长在春节时,曾经通过全国妇联介绍到中心参观访问。并向中心转达了那里的儿童非常想看儿童演出的愿望。当时中心领导没有肯定回答,只是说中国艺术团演员都是在校学生,需要协商后才能确定。后来这事责成教育科、幼儿活动室负责操办,由侯娟同志协调此事,进行各项准备。她根据幼儿文艺汇演的印象,安排了一个较好的幼儿园演出队,加上体育部武术班和文艺部的几个舞蹈演员,准备一同前往天津SOS村。我任领队,由侯娟、于洋具体组织,一行包括幼儿园的孩子几十人前往天津SOS村,演出了歌舞、武术等节目,受到SOS村的儿童的热烈欢迎。晚上演出,得到SOS村儿童和妈妈们的热烈欢迎。在预先安排的节目演完之后,孩子们迟迟不愿离去,在长时间的掌声中又临时加演了几个独唱节目,最后大家齐唱“歌唱祖国”才得以结束。这次探访SOS村,我内心里非常敬佩那些志愿做妈妈的女青年,为了社会、为了孤儿,她们无私地贡献出自己青春,甚至为了孩子终身不嫁,这是多么高贵的情操呀!

  三、爱心献给白血病患儿

  刚转业在中国儿童发展中心工作几个月时,认识了不少儿童工作专家。给我印刷最深的有北大医院院长妇幼专家严仁英教授。她气质高雅平易近人,经常来妇联参加有关儿童发展中心的会议。还有北京儿童医院院长胡亚美教授,她衣着朴实,有一头灰白的短发,说话慢条斯理,很有哲理。由于我当时负责发展中心的后勤工作,为了让这些专家出入中国儿童少年活动中心方便起见,受吴全衡书记的委托,跟中国儿童少年活动中心保卫部门联系,给专家们办理了出入证。这些专家都将自己的免冠照片交给我贴在中国儿童少年活动中心的出入证上。所以我对这些专家印象特别深。

  年复一年,在1988年春节到来的前夕,胡亚美院长派人来到我的办公室,说:“胡亚美院长要我们来找你,春节期间我们医院还有几十名白血病患儿在医院继续治疗,不能回家。为了鼓励他们战胜疾病的信心,想组织病情较轻的儿童来中心参加游艺活动。由于经费紧张,看看能不能优惠优惠?”我听后,心里很感动。胡院长不但研究如何将白血病患儿治愈,而且还关心他们的文化娱乐活动,这也可能是一种辅助治疗的方法吧。为了帮助白血病患儿提高信心战胜疾病,优惠是完全可以的。我说:“这样吧,孩子们能参加的游艺项目,全部免费。但要注意安全,每名孩子可以有两名家长陪同,保证孩子的安全,家长也免费。到时我通知有关岗位。”来人听我这么一说,感到惊讶!反倒问了一下:“真的全免费?”我说:“真的全免费。关键是保证孩子们的安全。”来人连说:“太谢谢了!”春节活动期间,儿童医院有好几位医生穿着白大褂,带着一群白血病患儿和家长来中心参加了单轨车、电瓶车游艺活动,少数年龄大一点的孩子在家长陪同下,还参加了碰碰车活动(大多数儿童没有参加这项活动),年龄小的患儿参加了投币机游艺活动。患儿和家长那种高兴劲儿,难以用语言表达,到处是“谢谢”、“太谢谢了”的声音。游艺活动之后,医生带着患儿及家长参观了活动中心的园容园貌。我十分高兴,为白血病患儿献爱心是我们儿童工作者应尽的义务和责任。这次请白血病患儿免费参加活动,扩大了中国儿童少年活动中心的影响力,赢得了社会的赞誉。

  提高服务质量,做到有品位的服务

  要提高服务质量,必须提高服务队伍的素质,这是显而易见的道理。我们中心的职工,都有一颗为儿童服务的红心。由于历史的原因,大部分员工的文化水平低,而且有些员工比较松懈散漫。1985年我到游艺活动部工作后,经过一段时间观察体验,认识到提高职工素质的紧迫性和重要性。于是,就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提高职工素质。

  激发职工的服务热情。从1988年开始,结合国家改革开放的大形势,进行思想教育。3月5日前后,组织职工学雷锋树新风。5月4日前后继承光荣传统,爱岗敬业,开展争当“四有”(有理想、有道德、有知识、有纪律)好青年活动。“七一”前后,“十一”前后,组织以爱岗敬业为主题的讲演比赛,我部共有7个班组,每组都有人登台演讲。中心领导听后,十分赞扬,并要求择时到中心大会上演讲。后来这些同志在中心演讲后,受到了热烈反响,中心于是决定,全中心开展一次演讲比赛,每个部门(处)都必须有一名同志登台演讲。游艺部送选当时单轨车负责人张宝森参加,还获得第三名。游艺部职工的士气大振,为儿童服务的热情大大提高。

  (二)从根上提高职工素质。职工文化水平的高低,直接影响着为儿童服务的质量。当时游艺部只有二三人具有大专以上学历。于是,有计划地、热情地支持鼓励职工在职进修。设想经过几年的时间奋斗,达到50%以上的职工具有大专学历。当然,在职进修和坚持在岗位服务有很大的矛盾,社会上在职进修时间大都在星期日进行,而星期天是入园人数最多的时段,工学矛盾突出。咬紧牙关,调配力量。将管理人员秘书、会计、科长、维修人员都调去顶岗,弥补进修人员缺岗的困难。进修的同志很争气,上课当日下课后不回家、不吃饭,便来顶岗。当时冯敬芳同志的岗位是在门口卖票,但她在人大进修财会时间是星期天上午,而周日上午又是入园人数最多、票务最紧张的时段,这时管理人员一起参与卖票。经过数年的坚持,在我离职休养时,已有11人取得大专文凭,超过在职职工的50%。

  (三)重视党的建设,积极发展优秀青年入党。在开展敬业爱岗活动中,不断涌现出一些积极分子,她们服务热情、思想进步、要求入党,创造出不平凡的业绩,我按照当时中央关于积极发展生产第一线优秀青年入党的要求,将具有先进工作者业绩的同志吸收到党内,在我任职期间,我作为第一介绍人,先后发展了侯娟、郭兆瑞、钱砚钊、陈广民等6名优秀同志入党。为党输送了新鲜血液,成为当时儿童中心介绍入党党员人数最多的党员。这也是我这位七大时期入党的老党员做的一点贡献。20多年过去了,如今这些同志有的已成为科长、处长;有的还成为妇联直属单位的优秀党员,受到中央领导的接见;有的已退休、有的仍在儿童校外教育岗位上工作。回想起这些往事,感到无限幸福。

  (四)做到有品位的服务,提高为儿童服务的质量。有一次,勾主任召开办公会议。商议1988年春节活动的事宜——春节有奖游艺怎么搞。其中王世侠处长提出奖品怎么准备,是按老办法发些橡皮、铅笔、肥皂盒,还是其他什么东西?当勾主任征求我这科教部主任意见时,我说:“发些让孩子们亲近自然,回归自然,返璞归真、自己动手美化环境的奖品。这些奖品很简单,一盆蒜苗、一盆水仙什么的,还有养几条金鱼,使孩子们知道金鱼是双腮的。”最后决定同意将金鱼、水仙花列为奖品,库存的橡皮、铅笔、小刀、肥皂盒也可以发。春节期间(大年初二开始),众多的家长带着儿童来中心参加游园活动。得到一等奖的儿童两手抱着无芯的大灯泡,举在自己的脸前,两眼直盯着金鱼上下左右游动的情形,那喜悦的心情无比骄傲。爸爸妈妈跟在孩子的后边,同样兴奋不已。得到二等奖的儿童,两手捧着高低错落盛开的水仙花,边走边不时用鼻子去闻水仙花的芬芳香味,时不时地还情不自禁地喊出真香!真香!那种动人的场面鼓舞人心,也招来了众多的儿童和家长的围观。手捧金鱼,手捧水仙的儿童在回家的路上,在公交车上遇到众多儿童和家长的咨询:哪来的金鱼?哪来的水仙花?多少钱买的?回答当然是……第二天来中心参观游园活动的人员达到爆满程度。在南马路游艺一条街上,勾主任碰上我说:“妇联领导来中心检查工作,对这次有奖游艺活动给予肯定。说:‘很有品位,春节搞这样的活动很喜庆,金鱼象征着年年有余,水仙花象征着春天的来临,万物复苏……’”有奖游艺产生了巨大的反响,是中心全体职工辛勤劳动换来的。高层领导的肯定,社会各界的赞誉,在官园、在西城甚至在整个北京城,都在传颂着中国儿童少年活动中心的美名。

  尽量满足社会的期望,提高中心知名度的几朵花絮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社会上各单位都在想方设法增加本单位的凝聚力,加大对职工的感情投入。在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同时,认识到:跳跳舞,做做操,甩甩胯,扭扭腰,健健身,真必要,计划生育的国策,促使社会各界对子女倍加爱护。孩子高兴,家长就高兴,家长随着孩子的喜怒哀乐而喜怒哀乐。这时各单位都在寻找增加对职工感情投入的办法和场所,中国儿童少年活动中心最具备让儿童高兴的条件。家长有跳舞健身的场所,儿童有欢乐游艺设备,空气新鲜,环境优雅,服务热情。所以社会各单位都将眼光盯在中国儿童少年活动中心这块园地上,要求在儿童中心包场,让本单位、本系统的职工游园,以显示本单位对职工的关心,增加本单位的凝聚力。可因为我们是儿童单位,白天不可能同意让一个单位包场入园,必须坚持面向社会广大儿童开放,特别是节假日更是如此。但一些单位要求强烈,又都是社会上有影响的部门,很难完全拒绝,所以就采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在不影响对儿童正常开放的前提下,适当加开些晚场,解决这个问题。晚场是中国儿童少年活动中心的职工加班,接待来园游园人员。这样做社会各单位觉得更合适。白天他们忙工作,孩子有的在上学,有的在幼儿园;晚上大人孩子都有时间,都能一起参加单位组织的游园活动,特别是“六一”前后,北京地区白天天气较热,晚上又很凉爽,真是天助、人助。这样安排再好不过了,非常受欢迎。在1990年“六一”前后,一下安排了13个晚场,每场发4000张门票,进园人数大约在6万余人。开始时,包场单位领导人来中心时,中心领导还出面接待一下,后来次数太多,中心领导也就忙不过来了,干脆决定由游艺部接待算了。这样,每次晚场我都要从头盯到尾。连续13个晚场,白天照常上班,我当时正值56岁,身强力壮,是无家务负担的男子汉,但是也已感到十分疲劳,何况上有老,下有小的女职工,更是难以支撑。但是为了儿童,为了中心的名誉,女职工们没有叫苦叫累的,硬是坚持下来了。我作为组织者,心里在想:以后再也不能干这么多晚场了,超过人身的极限是要出事故的,还是要以安全第一为好!

  去白云观、东城文化馆助兴

  1988年春节前夕,白云观道士来中心借游艺机器材,我将一些器材借给他们,取得道士们的好评。1988年后,西城区文化局在白云观举办庙会,在白云观道士的推荐下,西城文化局专门来中心邀请我们参加庙会活动。在白云观西院专门开了一个游艺场。我们调去一些器材和电瓶车投币机等10项设备。票款收入双方分成。通过活动,我们不但增加收入,而且还提高了中国儿童少年活动的知名度。随后又增加了在东城文化馆的春节活动。这样,我们中心的开放阵地由官园一处,变成三处,不光增加了收入,更主要地是增加了为儿童服务的机会。能为更多的儿童服务,使更多的儿童知道北京有一个中国儿童少年活动中心。

  当然,要使游艺活动走出官园,需要做许许多多的工作。如与合作单位的谈判、器材的准备、票务准备、运输车辆、人员的调配等等。都要事先设想、规划好,不能顾此失彼,不能影响在中心开展的活动。

  不请自到的中央领导

  在全社会都要关心儿童少年的大背景下,中央领导带头关心儿童少年的工作,特别是退居二线的一些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更是关心中国儿童少年活动中心的建设。有请必到。如中顾委副主任宋任穷、副委员长习仲勋、军队的肖华、杨成武老将军。主管儿童中心的康克清、荣高棠同志只要中心有重大活动,必亲临指导。社会名流人士有故事爷爷孙敬修、老将军孙毅等。这些老革命老前辈,都是中国儿童少年活动中心的座上客,有请必到。

  现在我要介绍的是那时在职的中央领导,不请自到中心考察、关心中心的建设。1985年5月的一天,早上7时多,我习惯性提前半小时上班。突然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大门外,司机迅速开门跑向中心售票窗口,此时我感到有点新奇,不由自主地奔向轿车旁,想看个究竟,看看是谁的轿车停在大门外。派出所韩玉江所长也过来想看个究竟。这时司机已从售票窗口返回车旁。我问:这是哪一位首长的车子呀?现在不到8点,还不到卖票时间。司机说:“是李鹏副总理的车子。李总理要来官园看看!”我说不用买票进去吧。将车开进去。李副总理下车后,我即说:“首长好。首长想看什么?先到办公室休息一下吧!”李鹏同志伸手和我握手,同时说:“我去机场接外宾,现在时间还早,还有半小时,我没有来过儿童中心,想来中心看看。”我问:总理想看什么?总理说:“随便看看。”我们边说边引导李鹏副总理沿南环路向东走。路过军舰时,我给李副总理介绍,这是海军赠给儿童中心“八·六”海战时打沉敌“章江”号的功臣炮舰;路过单轨车时,我介绍这是高空高架单轨车。李反问:“安全吗?”我答:“安全。这是个环形轨道,车在上边转圈。”走到碰碰车场,我正在向李副总理介绍碰碰车,这时勾德元书记从中心花园东门赶来。我向李副总理介绍说:这是中心勾书记。李鹏副总理亲切地与勾书记握手,并说我去机场接外宾,早出来半小时,来这里看看。随即看了看手表说,时间差不多了,我该去了。路上李对勾说:“以前我没有来过中心,今天时间短我以后再来!”以后李鹏副总理多次来中心参加各种活动,但那都是事先有安排计划的,独有这一次是不请自到的。一是说明中央首长关心中国儿童少年活动中心建设。二是说明中国儿童少年活动中心经过三年多的建设,在驻京媒体的大力宣传下,中国儿童少年活动中心的知名度已经到了一个相当高的程度。不但一般百姓知道,而且高层领导也有不少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