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心中的壁画园发布时间:2012-07-04冯淬  2008年初夏的5月,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日清晨,美国一九九十学社与中国儿童中心合作的国际儿童壁画园项目启动仪式,在官园中国儿童中心举行。几棵古董级大雪松环绕的中间挂着一个横幅,绿草地上铺着红色的地毯,这就是启动仪式现场。会场的背景是一面不高但长达30米的壁画墙。站在这幅80多个孩子集体绘制的壁画前,我心绪如潮。这是一幅主题为保护生态环境、弘扬奥运精神、倡导世界和平的壁画,从选取题材、执笔初稿、布局设计、整合绘制,都是在中、美老师指导下,由国籍不同肤色不同的孩子们自己协同完成的,承载着他们共同的童真与梦想。全国妇联主席顾秀莲、美国驻华大使雷德的夫人萨拉、贝聿銘的弟媳玛丽女士等贵宾光临了启动仪式。在场的100多位大人小孩,欢欢喜喜,而最兴奋的当属70多岁的美籍华人比利,因为这个项目最初的创意来自于他,他心中的国际儿童壁画园梦想开始实现了。

  比利心中有这个梦,是中国儿童中心促成的。

  比利的中文名字叫李名信。他是我众多外国朋友之一,交情超过了20年。这位有成就的建筑师祖籍浙江宁波,定居美国半个多世纪,有许多客居他乡的感受,对故土一往情深。改革开放以来,他和亲友为中国、特别是为家乡宁波做了许多好事。他告诉我,中国和美国都是他的祖国,中国是母,美国是父,两国他都热爱,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两国和平相处,他要用自己坚持不懈的点滴努力,沟通两国人民的心灵,增进了解和友谊。他积极参加组建和运作美国加州的一九九十学社,担任了学社第一届董事会董事和秘书。一九九十学社是个学术团体,成员多为华裔,有一批著名的知识精英,关注中国的经济和社会改革,并提出过研究成果。1993年江泽民同志曾接见一九九十学社领导,这给了比利极大的鼓舞。

  我到妇联工作以后,经常向国外的老朋友们谈到中国妇女儿童的情况。2002年,比利向我提起,一九九十学社有一个“儿童艺术和环保”项目,旨在开展中美儿童间的交流,希望我给他出点主意,有利于他主持策划。我意识到,这是一件有长远意义的事,不能放过这个机会,要接过来,积极促成。 我立刻想到了中国儿童中心,因为我了解中国儿童中心的工作领域和他们开展国际合作的能力。恰巧我得知,中国儿童中心刚刚举办了全国儿童环保绘画大赛,于是和中心沟通商量,趁比利在北京旅游之际,热情地邀请他作为嘉宾为得奖孩子颁奖。他兴致勃勃,一到场,就被展示在墙上的孩子们的画作迷住了,一个劲地感叹,跟我说,孩子们对环保的想法太有创意了,太棒了。他说,应该把这些得奖的画带到美国去展览。第一次接触,中国儿童中心和孩子的魅力就激发了比利的创意和热情。

  这当然是件好事,但我深知不容易实现。美国的艺术展览都是民间行为,找场馆、寻赞助、谈条件,没有任何行政外力可以求助,更何况是一些中国普通孩子的画。运到美国、联系展馆……肯定难题不少,行吗?然而,比利在中国儿童中心的配合下,硬是搞成了!他以无比的热情,四处奔波,动用了所有可以动用的人脉资源,联系愿意展出中国孩子作品的展览馆,不知花费了多少心血。功夫不负有心人,好消息一个个传来,中国孩子们的一百幅画作,以“放飞孩子们的梦想”为题,先后在美国东南西北好几个州的8个展览馆巡回展出,持续了两年半之久,范围之广、时间之长让人始料未及。这些远道而来的中国儿童画,让美国人民从一个侧面了解了中国儿童,了解了中国,是多么好的友好使者。

  展览项目的成功,增进了中国儿童中心和一九九十学社的相互了解和信任,开启了双方持续合作的大门。比利十分兴奋,对中国儿童中心这个合作伙伴更加充满了信心,对中心的工作效率,团队精神,甚至翻译,赞美有加。中国儿童中心也对他热情专注、言出必行的风格尊重敬佩,从中心领导到工作人员,都亲切地称呼他的英文名字——比利。

  不久,比利提出开展儿童壁画活动。他认为,画作的交流固然需要,两国儿童的直接见面更能增进了解,播下信任的种子。应当鼓励孩子们相互访问对方的国家,一起共处的经历,会让他们终生难忘。他说,他曾经驾车经过离他家不远的一所中学,发现学校的教室外墙和屋顶都涂满了五彩缤纷的壁画,不是信笔涂鸦,而是充满青春气息的艺术作品。他顿时眼睛一亮,立刻有了新的创意:组织这里的师生到中国去,和中国的孩子们一起画,把校园壁画艺术移植到中国。这个壁画活动的主意得到了一九九十学社的支持。我们中国儿童中心也非常重视并热烈回应。兴奋的比利又是联系学校,又是联系家长,还要拜访并邀请壁画专家,忙得不亦乐乎。他甚至腾出自己的行李箱,装了几桶无毒颜料带到北京,因为他怕在国内万一买不到。终于在2004年,15个美国孩子来到了官园,首次中美儿童壁画活动成功举行。中美小伙伴们像做捉迷藏游戏,蒙眼伸手结成两人一组的对子,共画一幅大壁画。孩子们高兴得不得了。画中的动物,没有缰绳,没有套链,也是无拘无束。比利夸张地说,你看,这些动物在北京的儿童乐园里奔驰,是多么地自由和任性啊,或许它们还会说几句英语,学几句中文呢!

  比利没有在想象的路上停下,国际壁画园的梦在他心中升起。他借我旅美的机会,带我到触发他灵感的学校游玩,他指点着那些靓丽的画作对我说出了他的想法:一堵壁画墙不够,在官园中国儿童中心建一个比这个更棒的壁画地标,名字就叫国际儿童壁画中心,邀请各国儿童来作画,每年画一部分,逐年画下去,永远留念。国际儿童壁画中心?这个名称太大了吧。比利的眼睛熠熠发光,坚定地说,只有中国够资格享有这个称号。因为中国是个正在崛起的大国,也因为中国有条件,更因为世界上没有别的国家像中国这样,在首都专门为儿童建立了这么大的一个活动中心。他又说,建立好感,要从孩子做起。画壁画是让各国儿童面对面接触,相互携手的好办法。壁画艺术如同游戏,需要集体,需要合作,需要善意,又可以跨越语言障碍,可以任意挥洒,可以留作纪念,还可以听到别人的夸奖,正适合孩子们的天性。画壁画带来的欢乐和成功,会让亲历的孩子终生难忘和受益。为什么不做这样一件好事呢?我被他的热情和信念感染了,脑子里突然闪现出敦煌壁画四个字,心潮澎拜。站在异国校园的壁画墙前,我眼前慢慢浮现的却是官园灿烂的壁画墙和各国孩子们天真的笑脸。再往后,是长大了的孩子拉着自己当年的“对子”到官园看画……比利的主意真妙。

  我把这些想法同儿童中心的同志们一谈,一拍即合。一切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划运作,虽说暂时还达不到想象的规模,但我们都想先把国际壁画园项目启动起来,逐步把它做成品牌。这样,就有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到现在,壁画园项目已连续五年开展了多次活动,参加的也不限于中美儿童,扩展到了俄、英、日、韩等各国的孩子们,壁画墙在延伸,点缀着碧草绿荫……

  有人问我,为什么中国儿童中心会看重这件事? 我想,是因为他们有国际视野,既走向国际大舞台,也把自己当做国际儿童的舞台,为各国儿童服务,成为各国儿童欢乐的园地,在他们中间厚植友谊。把看似琐细的平凡事,同我们这个时代的要求联系起来,认真做好。这也是中国儿童中心30年来,不断创新、成果丰硕、成绩巨大的一条重要经验,值得祝贺。

  现在,老朋友比利和我及我的老伴依然是一见面就会谈到一九九十学社与中国儿童中心的合作,更多地是谈中国和孩子的未来。快80岁的比利耳背了,跟他说话要嚷着说。他童心未泯,每次一见面,就分外热闹。我们几个古稀之人,一谈起孩子,不由声音也大了,眼睛也亮了,脸也红了,笑声也格外张扬起来。

  比利的壁画园梦想在官园落了地,他也从一九九十学社董事会退了下来,往后项目的运作交给了年轻人,他放心了。但比利没有止步,为推动中美友谊,他又有了新的梦,继续“就业上班”了。

  行文至此,我仿佛看到一群活蹦乱跳的儿童,正迎着朝阳往前跑,嬉笑打闹,无拘无束。在他们的前方,是更加开放的中国的未来。(本文作者系原全国妇联书记处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