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说的出路与科幻想小说大众化发布时间:2012-07-03期刊总社 许延风  这些年,科幻小说出现了喜人的复苏景象,各家出版社或多或少都出版一些科幻小说。科幻小说创作也取得了可喜的成绩。

  单就这一点,说科幻小说创作已经完全复苏,甚至达到了80年代中期的繁荣程度,是不符合事实的。记得在第二次科幻理论研讨会上,杨平曾经说过80年代的科幻界的那次繁荣有发虚火的味道,那么,目前科幻界的复苏距离那次发虚火的“繁荣”也还有着相当的差距。这也是好事,科幻界不追求虚假的繁荣,这种静悄悄的复苏,有利于科幻写作人冷静地思考,踏实的写作,不对自己,不对这个领域,也不对自己做出过高的评价。

  一 科幻小说的出路

  那么,科幻小说的出路在什么地方呢?我认为,科幻小说的出路在于科幻小说的的大众化,舍此,不能奢望科幻小说出现创作的繁荣。

  我在第一次科幻小说理论研讨会上曾经说过这样的话,科幻小说究其归属应该属于通俗的科学文艺,青少年是阅读科幻小说读者群的主体。我在那次会议上发出了这个不和谐的音符,是需要一定的胆量的,因为,多数埋头于书斋里从事科幻写作的同仁们很希望把自己从事的创作活动与圣洁的象牙之塔联系起来,认为科幻小说起码应该属于纯文学的范畴(应该承认,我的许多同仁的确是用纯文学的手法来从事科幻想小说创作的)。但就科幻小说诞生的时代,就可以看出,它应该归属于通俗文艺,或者说是大众文艺。科幻小说的鼻祖凡尔纳活跃于资本主义走向鼎盛的时代。欧洲各国工业革命完成以后,科学技术似乎没有什么新路可走了,人们需要突发奇想,幻想经济或者军事上的奇迹,于是幻想文学应运而生,时代造就了科幻一代宗师凡尔纳。也造就了诸如《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海底两万里》、《地心游记》、《从地球到月球》、《神秘岛》、《八十天环游地球》等一批优秀的科幻小说作品,这些作品是雅俗共赏的佳作。但我认为,凡尔纳的作品应该被列为那个时期法国的通俗文艺作品,它的品位很高,贵族沙龙可以接受它,似乎平民百姓中的青少年更喜欢他的作品。尤其那些作品译成各种文字后,尤为各国的青少年们喜爱。

  所以,我认为,科幻小说创作要想完全复苏,达到相对繁荣,根本的出路还是要走大众化的创作道路,或者说是平民化。这些年纯文学中许多作家已经从象牙之塔的高阁走出来,放下架子走出了一条大众化的创作道路,出现了一大批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影视文艺作品。科幻写作人为什么不可以一试呢?

  笔耕在科幻领域里的科幻写作人在科幻小说趋于大众化方面进行了可喜的探索,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在我所接触的一些科幻作家中,有的写作手法是很前卫的,当出版社和杂志社的编辑需要大众化的作品时,他们能够在兼顾自己的审美追求的同时,努力使自己的作品做到深入浅出,照顾到读者中的最大群体,写出了读者喜闻乐见的作品。比如,星河在科幻小说领域里,应该属于前卫作家,也是因特网上漫游的高手,他的许多作品都应该属于时髦的网络文学,但是,他的有些作品又能够非常自然地与孩子的生活结合起来,毫不牵强。再如杨鹏,隆重地推出了杨鹏科幻系列。他的那几部作品既是很前卫的科幻佳作,又是很容易被时代少年所接受的校园文学。这两位有成就的作家能够在宋庆龄儿童文学奖项上榜上有名,是受之无愧的。

  但是,容我直言,也有一部分科幻小说作家把自己的追求看得过高,不肯与广大读者拉近距离,作品中充斥着艰深的科技行业术语、晦涩的语言,当然,这些作家可能写出过为同仁所认可的佳作,但是,由于大众接受他们的作品有困难,这就妨碍了作品的影响力和公众的认可。有相当一部分作家,同行对他们的作品津津乐道,而读者却不买帐,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科幻小说创作大众化势在必行,要让公众知道我们这些人在干什么,创作的作品离公众并不遥远,也并不高深莫测,不然,我们科幻小说写作人这支队伍就永远是不被世人所知的孤独一族。

  二 怎样使科幻小说创作趋于大众化

  使科幻小说创作趋于大众化,比纯文学走大众的道路要艰难的多。

  首先要解决科幻小说创作者认识上的误区。科学知识往往成为科幻小说创作趋于大众化的天然阻隔,有些科幻小说作家头脑中有这样的认识,科幻小说就应当反映当代最新科技成果,和科技发展的未来趋势,无论从内容和表现形式都不能降格以求。一位科幻小说作家能够把最新的科技成果用最浅显的语言,最漂亮的表现手法表现得淋漓尽致,让读者看得明白,读得轻松,这是对科幻小说作家提的最高的要求,而不是降格以求,更不是媚俗。

  提科幻小说创作趋于大众化,还要不要前卫科幻小说?当然需要。科幻小说中的前卫作家们对于科幻小说有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他们的创作活动往往走在科幻界的前列,最先把已经取得的最新科技成果融入自己的作品,用科学文艺的形式介绍给广大读者。也最先使用国外同仁的一些创作手法,使科幻小说的创作走出了一条相对新颖的道路,给科幻小说之林绘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只是这些作家应当随时注意走出敝帚自珍的窠臼,防止在创作中把读者绕进书袋里。

  提倡科幻小说走大众化的创作道路,还要不要突出科幻小说的预见性、科学性和幻想色彩?只要作家们写的是科幻小说,作品的预见性、科学性和幻想色彩都是不可或缺的,否则,就不能算是科幻小说。当前科学技术领域里有三大热点:生物基因工程、电脑网络技术和纳米技术。作为一个活跃于科幻小说领域里的科幻作家,如果不懂得一些生物基因工程、电脑因特网技术和纳米技术知识,并把这些知识游刃有余地运用于自己的作品中,并对科学技术发展的前景有自己独到的预见,那他就只有改行去干别的事情了。

  作家们怎么使自己的创作趋于大众化呢?这个要求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简而言之,首先,要求作家对于自己创作题材涉足的领域有深透的了解,对于涉及到的知识把握要准确。只有这样运用才能做到游刃有余,写出的作品才像那么回事。对于比较艰深的科学知识,作者可以深入地领悟,写出的作品却不一定都面面俱道,有时候需要巧妙地进行回避。一些新技术的复杂原理,则更无须全部在科幻小说中展开,要让读者在阅读我们的作品时得到精神上的享受和愉悦。从写作的角度来讲(仅仅从写作的角度讲),书中涉及到的科技知识是为作家写的故事服务的。因为,我们创作的毕竟不是教科书,也不是某项科学技术的专著。

  科幻小说创作趋于大众化,必须加强作品的娱乐性。这一点,我认为国外的许多科幻小说比我们的作品做得出色。国外的许多科幻题材的科幻大片做得尤为出色。我们的许多作家创作时,显得格外沉重,强烈的使命感压得我们的作家透不过气来。自己给自己套上了许多无形的枷锁。即使作家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反映一个鲜明的时代主题,你的作品也必须有性格鲜明的人物,起伏跌宕的故事情节,轻松愉悦的行文,要做到寓教于乐。不然,作家所面对的读者都会远离我们而去,你所希冀完成的创作使命一个也完不成。

  我们的科幻理论研讨会已经开了两届了,在第一次科幻小说理论研讨会上涉及到的问题和症结,都还远远没有解决。科幻文学走大众化的道路,逐步走出孤独境遇,是我们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科幻小说写作人需要长期探索的一个共同目标。

  (本文为1998年"第二次中国科幻理论研究会"上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