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爱教育,不可缺失的一课发布时间:2012-07-03期刊总社 王世明  《论语》中有一句话:樊迟请教什么是仁德,孔子回答:“热爱他人。”孟子也说:“仁者爱人,有礼者敬人。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可见,仁,是中国传统伦理的核心;爱是一切道德的基石。仁爱,自古以来就被认为是思想道德修养和人格修养的最高境界,是超越金钱、官位、名誉之上的安身立命的为人准则。

  历史进入到了21世纪,当前,人们的价值取向、行为方式、伦理观念,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但是,我们大力提倡教育和引导未成年人树立正确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养成高尚的思想品质和道德情操丝毫没有改变。这些都是与我国历代传承的思想道德修养一脉相承的。

  仁爱教育,应该成为我们学校教育、校外教育以及家庭教育不可缺失的一课,鉴于目前有些青少年仁爱持漠视态度,做出了不仁不爱不义之事,因此,更应该上好这一课。

  仁爱教育的内容

  仁爱,简而言之就是对人亲善,在古代是一种含义极广的道德范畴,其核心就是爱人,与人相亲。这就一语揭示了仁爱的内涵,那就是爱。

  广义的仁爱,应该包括:忠诚、善良、奉献、宽恕、孝敬、诚信、智慧、恭敬等等。

  忠诚:忠的本意是放在心里最重要的位置上。那么,应该放在心里最重要的位置的是什么呢?当然是祖国。爱国,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大情怀。古人说:“公家之利,知无不为,忠也。”(《左传》)意思是说,有益于国家的事情知道了就去做,就是遵守忠德了。孟子也说,“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没有国哪有家?没有家哪有己?所以,爱自己的国家,是一切国家和民族的共有的基本道德。

  南宋名将岳飞精忠报国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详:岳飞屡败金兵,皇帝打算建造宅院奖励他。岳飞辞谢说:“大敌未灭,何以为家?”皇帝听了以后很高兴,很亲切地征求岳飞的意见:“你以为天下什么时候可以太平?”岳飞回答:“文臣不爱钱,武将不怕死,就可以天下太平。”后来,秦桧诬陷岳飞谋反,派人到岳飞家里抓人。岳飞说“天地能证明我的忠心。”审问岳飞时,他脱下上衣,露出后背上刺的字:精忠报国。每个字都深入肌肤。岳飞被害后,后人把他安葬杭州西湖畔。人们用铁铸成秦桧等奸臣的跪像摆在岳飞墓前,并书写对联“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不要以为爱国离孩子的生活现实遥远,大德才能有大志。我们应该教育和鼓励孩子学习历史人物的爱国情怀,并把这种情怀体现在日常的点滴生活中,体现在全面发展的行为中。党中央号召对未成年人加强爱国主义教育,提出“从增强爱国情感做起,弘扬和培育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伟大民族精神”;《中小学生守则》也明确要求: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中国共产党。

  善良:善良是一个人应有的美德。古训中就有“为善最乐”的教诲。还说:善意的语言比棉和丝还温暖;出口伤人,比矛和戟对人的伤害还要深(与人善言,暖于布帛;伤人以言,深于矛戟。《荀子》)。历史故事《网开三面》,就是告诫人们为人要善良:汤是商代的鲜明的君主。一次,汤到野外打猎,见猎场周围都布置了严密的网,张网的人得意地说:“四方跑来的动物,无论是天上飞的还是地上跑的,都会落入我的网中。”汤点点头说:“不错。可照你这么做,天下的动物都灭绝了。”于是,下令撤去三面网,只留下一面。汤扬起马鞭指着周围说:“想往左边去的动物就往左走,想往右边去的动物就往右边走,不想活的就入网。”诸侯听了都说:“烫的恩德真是太大了,连动物都受益啊。”善良的孩子明理,善良的孩子有同情心,善良的孩子乐于助人,善良的孩子大公无私。总而言之,和谐社会需要千千万万的善良的人。《小学生日常行为规范》要求“不欺负弱小,不讥笑、戏弄他人。尊重残疾人。不嫉妒别人。”《中小学生守则》明确指出:“热爱生命。”这些都明确地提出了作为一个人,应该要有善良之心。

  奉献:奉,意思是说用手捧着贵重的东西;献,意思是说恭恭敬敬地送上。那么,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值得恭恭敬敬地奉献呢?那就是属于自己的一切,甚至于生命。奉献给谁呢?那就是他人、集体、国家。所以,仁爱的一个崇高的境界就是奉献。几年前,由全国妇联和有关部门曾经共同发起了“中国小公民道德建设计划”,提出了未成年人应该“心中有祖国,心中有他人”(简称“双有”),就是奉献精神的具体化。《小学生日常行为规范》中,把奉献精神规定得更加具体:“积极参加集体活动,认真完成集体交给的任务。少先队员服从队的决议。不做损害集体荣誉的事情。积极参加学校组织的各种活动。认真做值日。”每一位称职的公民,都应该承担自己的责任,尽自己的义务,对集体,对他人少索取,多付出。这样才是毛主席表扬的那种纯粹的人,高尚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有益于人民的人。我国的古训中就有许多启发人们要勇于奉献的教诲。如:“小人则以身殉利……圣人则以身殉天下。”(《庄子》)。

  至于古代先人讲奉献的故事更是数不胜数,俯拾皆是。如:“鞠躬尽瘁”的事迹就妇孺皆知。汉末,诸葛亮殚精竭虑,协助刘备建立蜀国,开创三分天下的局面。刘备死后,他尽心尽力,辅佐刘禅治理国家。他不畏艰难,亲自带兵深入不毛之地,平定南方;不惧强敌,统率大军北进,力图实现刘备恢复汉家大业的宏愿。他做丞相多年,又被封为侯爵,家产只有八百棵桑树,十五顷薄田。他逝世时,家中没有多余的布,外面没有剩余的钱,诸葛亮用它的一生实践了他的若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宽恕:豁达大度是中华传统美德,是学会处理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关系的一个基本准则。《小学生日常行为规范》要求:“允许别人犯错误,容忍别人有缺点。学会宽容,不记仇。与人相处不斤斤计较。”

  在独生子女家庭,娇生惯养,任性是孩子的通病,在走入社会后,难免遭到社会的淘汰,上演令人扼腕叹息的悲剧。所以,尽早培养孩子的宽容的美德实属必要。美国教育家威廉.詹姆士说:播种一种性格,收获一种命运。为了在未来社会能够生存,就要学会团结协作,团结协作的法宝,就是学会宽容,或者叫做宽恕。

  我国古训中有许多教导人们宽恕的名言。如:“圣人之德,莫美于恕。”(董仲舒)(圣人倡导的德行,最美的就是宽恕)。再如:人们非常熟悉的“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林则徐)。都是要告诫:为人要懂得宽恕的道理。

  典故中“不计小过”的故事,也许对您教育孩子宽恕仁爱有所启发:北宋人吕蒙正最初参加政事的时候,有的官员瞧不起他,隔着帘子讥笑他:这小子也能参与国家大事吗?吕蒙正假装没听见,不动声色地走了过去。同伴们忍不住了,要追问那个官员的名字,被吕蒙正制止了。后来同伴们仍旧耿耿于怀。吕蒙正说,一旦知道了他的名字,一辈子都会因为这件事对他有意见,所以还是不知道为好。吕蒙正宽大为怀,后来,连任了两朝宰相。

  孝敬:请看这个“孝”字,多么有意思。它是会意字,是由“老”字和“子”字组成的。老在上,子在下,才行成“孝”。这就告诉孩子,年轻人要搀扶老年人,表示子女要尽心竭力地热爱、尊敬、孝顺父母。我国古代的“二十四孝”里记载了那么多惊天地泣鬼神的动人故事,都是教诲孩子孝敬老人的。我国法律规定:不奉养老人的人,要受到法律的制裁。我们国家是尊老爱幼的国度,不尊敬老人,会遭到世人的唾骂。在我们进行仁爱教育的时候,这一点要格外重视。在当今社会,父慈而子不孝的悲剧频频上演,真是令人悲愤。连自己的父母都不孝敬、不爱戴的人,怎么能爱自己的祖国和人民呢。

  《小学生日常行为规范》里,对孝敬父母有明确的规定:“尊敬父母,关心父母的健康。听从父母和长辈的教导。外出或回家要主动打招呼。尊重老师,见面行礼,主动问好。接受老师的教导,与老师交流。”

  诚信:诚实守信,这是做人的基本要求。所以,《小学生日常行为规范》要求:不说谎话。拾到东西归还失主或交公。同时还具体到考试不作弊,乘公交车、船等主动买票的要求。这是因为,从字面上来理解诚信,容易空洞和抽象,其实,对父母、对他人、对集体、对社会,甚至包括对国家都应该做到说话算数,言行一致。

  古训说:“天行不信,不能成岁;地行不信,草木不大……天地之大,四时之化,而犹不能以信成物,又况乎人事?”(《吕氏春秋》)这段话的意思是说:如果天运行不守信用,就没有年季之分;地运行不守信用,就没有草木生长。以天地的广大,四季的变化,都必须依靠信用才能成就万物,又何况人事呢?

  曾子践行教子的故事说的是,春秋时,鲁国的曾参是孔子的弟子。一天,他的妻子要去市场,儿子哭闹着也要跟了去。曾参的妻子就说:“等会儿我回来杀猪给你吃。”曾妻回来后,曾参就抓住猪准备宰杀。曾妻忙拦住,说:“我不过是哄哄小孩子罢了,你还当真了。”曾参正色道:“对小孩子也要讲信用。他们没有多少见识,什么都跟大人学,你欺骗他,就是教孩子骗人。孩子听从父母的,做父母的欺骗了孩子,孩子就不再信任我们了,往后还怎么教育他啊。”于是,就把猪杀掉了。这个生动的故事告诉我们:为人做事,必须讲信用。所谓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智慧:提到智慧,读者可能会问,这也是仁爱教育的内容吗?是的。这个“智”可不是我们通知常理解的“分数”。智慧的意思是:知晓复杂的事物而心中明亮。古人说:是非之心,智也。(《孟子》)(具有辨别是非、善恶的品质就是智。)还说,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老子》)。所以,智慧,说到底,智慧,就是尽力而为。作为新时期少年儿童,怎样做才能做到为了报效祖国,为国家的繁荣富强尽力而为呢?那就是,现在努力科学精神,“热爱科学,努力学习,勤思好问,乐于探究,积极参加社会实践和有益的活动”(《中小学生守则》)。如果一个人,能够做到:辨别善恶的道理,分清是非;既做到知晓他人的优点缺点,又能做到了解自己的长处短处;在学习中热爱知识,不断追求真知,并且做到勤于思考,增长自己的才艺水平,那他就会是全面发展的21世纪的建设者和接班人。

  恭敬:恭敬是仁爱教育的重要内容。恭敬与礼貌是相同的。与人交往,必须要有礼貌,对他人不讲礼貌的人,势必得不到别人的恭敬。

  我国古代的学者贤人对恭敬做人有许多教诲。比如:“不学礼,无以立。”(《论语》)(不学习礼仪制度,就没有立身处世的根据。)

  我国古代,有很多教导人们恭敬有礼的典故,“程门立雪”就是生动的例子:杨时宋代著名学者,为官正直无私,无畏强权,很有气节。他十分仰慕理学大师程颐,把程颐当做自己的老师对待。有一次,杨时和友人一块拜会程颐,正赶上程颐闭目休息,杨时他们就恭恭敬敬地立在一旁。这时天降大雪,他们就这样不声不响地站着,直到程颐醒了才上前拜会。此刻,门外的雪已经积一尺多深。

  礼貌待人,是中小学生的基本日常行为规范。我们要教育孩子做到待人有礼貌,说话文明,学会礼貌用语。作为恭敬懂礼的孩子还应该做到:到他人房间先敲门,经允许再进入;不随意翻动别人的物品;不打扰别人的工作、学习和休息;衣着整齐;不随便打断别人的发言;坐、立、行走、写字姿势正确;在公共场所礼让他人……做到了这些,别人就会认为这是个很有教养的孩子,在同龄人之间受到拥护,也会受到成年人的喜爱。

  在恭敬方面,有一点必须说明的就是要珍爱环境、珍爱动物,营造和谐的生态环境,与万物都要和谐相处,这才是恭敬的最高境界,社会的最高标准。古人云:“仁者,与天地万物为一体。”(人就是人与自然、社会相协调)(程颐:《河南程氏遗书》卷二)。有些人,出于变态心理和发泄自己对社会和他人的不满,肆无忌惮地虐待动物,屡屡发生虐猫、遗弃宠物的事件,前几年尽然发生了一个大学生用硫酸泼熊的事件,惹得舆论大哗;有些人,出于一己私利,践踏、破坏生态自然环境,做出了贻害子孙的蠢事。这都是缺乏起码的仁爱之心的表现,正确的态度应该是尊重一切生物,敬畏一切生命。

  五千年的中华文化,处处闪烁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既源远流长,又博大精深,这是勤劳的华夏子孙的智慧结晶,是我们无以伦比的文化瑰宝。它不仅绵延千秋万代,惠及子子孙孙,而且光照全球,影响全人类。其中的灵魂,就是道德,或者称之为仁爱,将这种灵魂付诸实践便是仁爱教育。

  当前,我们伟大的祖国正在建设小康社会和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未成年人的道德状况直接关系到中华民族的整体素质,关系到国家的前途和命运。一个人有了仁爱精神,就是高尚的人;一个家庭有了仁爱精神,就是幸福的家庭;一个社会有了仁爱精神,就是和谐社会;一个民族有了仁爱精神,就一定是伟大的民族。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仁爱教育都是永恒的主题。

  仁爱教育的人生意义

  没有一位父母,当孩子呱呱坠地的时候,不憧憬着孩子美好的未来;没有一位父母,不盼望着自己的孩子“成龙成风”。父母往我地、不辞劳苦地养育着子女,希望他们的未来有一个有意义的人生。

  但是,怎样生活才算有意义的人生?

  是考上理想的大学吗?不是。

  是挣了大钱吗?不是。

  是谋取了高位吗?不是。

  有的孩子学习成绩一流,考上了重点学校,但是思想猥琐、人品低下,他会讨人喜欢吗?有的人是“人精”,聪明绝顶,正可谓“机关算尽”,但是,别人都因为怕被他“算计”,都想离他远一点,他会成功吗?

  所以,学历、财富和职位,都不能说明人生的意义,有意义的人生是以高尚的道德为基础的。伟大的音乐家贝多芬说:“把‘德行’交给你们的孩子,使人幸福的是德性而非金钱。这是我的经验之谈。在患难中支持我的是道德”

  每一个孩子,毕竟要走进社会,道德是他的立身之本,是第一诉求。每一个人无论从事何种工作,都要与人打交道,都渴望着对别人有着引人的魅力,灿烂的人生才是有意义的人生的人生。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能很容易看到谁有魅力谁没有魅力,因为有魅力的人有一种特别的力量,他感染着你,吸引着你,使你羡慕、要你模仿。

  拿破仑•希尔指出:“有魅力的人,人人都爱和他交朋友;和有魅力的人相处总是愉快的,他好像雨天的太阳,能驱除黑暗。人人都乐于为他做事……一个人能否成功与他的个人魅力有密切的关系,良好的个人魅力简直是神奇的天赋,就连最冷酷无情的人都能受到他的感染。”

  其实,这种个人魅力既非神奇又非天赋,它的基础是崇高的道德。而仁爱则是道德的基石。

  几乎所有的成绩,都能够在试卷中考察出来,而唯独魅力,在试卷中难以考察,但是,到了社会这个人生的考场上,仁爱是否缺失,个人魅力程度就会很容易被考察出来。试卷上考不到的,社会一定会考到。

  我们不得不重视当今社会儿童道德修养的缺失现象。这种道德缺失在独生子女身上表现得十分突出。比如:娇生惯养、倔犟、任性、缺乏独立生活能力、自立意识差、依赖性强、做事被动、消极、胆怯,显得十分幼稚,表现出许多不适应年龄特征的行为,出现心理倒退现象;适应新环境能力差,自私,只求别人照顾,不关心他人,社会责任感弱,情绪波动大,易走极端等等。

  现代心理、教育、社会科学的研究以及大量的调查表明:儿童道德修养的缺失现象的根本原因,是家长的过度关爱,弥补缺失也应该从“爱”着手,但不是“过度关爱”,扭曲的爱,而是真正的爱——仁爱。

  (本文发表于《中华家教》2006年第9期)